没有TAB键,古代打仗是怎么统计杀敌数的?


一些游戏术语,也是在这一过程中产生的。


古今战争结束后,常常会因为有人因为杀敌数很多而立下战功,比如西汉名将霍去病曾率领800轻骑兵深入匈奴境内,斩杀匈奴2000余人,功冠诸军,被汉武帝封为冠军侯。前段时间网上流传过一个狙击手排行榜,据称排名第一的那位在不到一百天的时间里狙杀了500多个敌人——讨论其打仗的话题时,这类数字总是最醒目的。 


这时有人要问了,一场战争的杀敌总数或许可以在战后清点出来,但具体到个人的杀敌数是怎么来的?战争毕竟不是游戏,没有“Tab”键来查看数据面板,不怕虚报吗,过去的人们是怎么统计这个数字的?

“首级”的由来


统计杀敌数这事儿,在我国起码得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当时正处于社会大变革阶段,各国之间的战争也基本属于兼并类型。为了实现富国强兵,不少国都开始改革变法。



此时偏居关内的秦国比中原各国的经济、政治、文化都要落后,尤其是秦孝公在位期间,各诸侯国的结盟仪式拒绝了秦国参加,让秦孝公颜面扫地,改革自然也被提上了日程。


求贤若渴的秦孝公四处招揽人才,商鞅就在这时加入了队伍,你高中时如果对下面这本书的热情很高的话,估计还背诵过商鞅变法的相关段落。



毕竟这只是高中历史的选修教材,其中只用寥寥几百字概括了商鞅主张的经济和军事改革。但就在这几百字当中,可以找到秦国统计士兵杀敌数的痕迹。


二十等爵是按军功大小授予二十个等级的爵位,各级都规定有相应的政治经济特权,如斩一敌国甲士,获爵一级,田一顷,宅九亩。


秦国为了鼓励士兵杀敌,给出了杀一名敌军甲士就能晋升一个爵位的快速通道。但教材中这段话更确切的说法应该为“斩一敌国甲士之首”,这在记录商鞅变法主要思想的《商君书》境内篇中描述的很清楚:


能得甲首一者,赏爵一级,益田一顷,益宅九亩,除庶子一人,乃得入兵官之吏。


所以秦国的单兵杀敌数是根据敌方人头来计算的,这成为平民晋升爵位的最直接方式,也是后世“首级”一词的由来。


偶遇“游戏术语”


这本《商君书》除了帮助我们了解秦国如何统计杀敌数之外,竟然还有很多细节与游戏中出现的场景毫无违和感。


比如说精英怪机制。前面提到的军功爵制度,可能会让人误以为随便杀一个小兵都可以完成任务。但仔细看《商君书》中那句话就会发现,想要晋升爵位需要砍掉甲士的人头,这甲士不是一般的士兵,而是军队中的伍长,也就是一个小军官。


如果你想要爆出极品装备,那就要挑战大Boss。司马迁的《项羽本纪》中提到过项羽自刎前对着刘邦士兵说的一句话:


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


Boss就是Boss,一颗人头就价值黄金千斤,封邑万户,自然吸引了不少士兵来抓他。但是项羽这个Boss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自杀了。而自杀之后也不可能自动Roll点分装备,于是就发生另一个现象——抢人头。



《项羽本纪》中记载,项羽自杀之后,引起了骚乱:


王翳取其头,馀骑相蹂践争项王,相杀者数十人。


同样是抢人头,游戏里顶多骂几句就完了,战场上却到了自相残杀的地步。不过抢到的人自然也收获不菲,项羽的尸首最终被分为五份,战后刘邦兑现了承诺,给拿到尸首的这五个人都封了侯。


如此看来除了精英怪和Boss,战场上杀敌也没太多的奖励了。其实不然,战场上杀小兵还可以有效的防止猪队友逃跑给你带来的不必要麻烦。秦实行的是连坐制度,目的是为了互相监督,军队中也是一样,《商君书》就有记录:


其战也,五人束薄为伍,一人兆而刭其四人,能人得一首则复。


秦国军队五人为一伍,其中有一个人逃跑就要惩罚另外四人,但如果谁能斩得敌人一颗首级,就可以免罪。在轻罪重罚的秦国,战后提着一颗人头无疑相当于拿了一张免死金牌。


当个逃兵代价实在是高,但是挂机打上一场躺赢局也是有风险的,尤其是攻城前军队会根据城墙的面积和厚度,给士兵安排任务期限:


先已者当为最启,后己者訾为最殿,再訾则废。


为了防止士兵消极怠战,秦规定了最先完成任务的立头功,最后完成的斥为末等,两次被斥为末等就撤销爵位。由此可见秦国在军事上赏罚分明,这也使得秦军快速成为一支“虎狼之师”,其士兵的骁勇善战,以及战时收集人头的场景在《史记·张仪列传》中有所描写:


秦人捐甲徒裼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


左手提着人头,右手挟着俘虏,听起来是很威风,但肯定会影响战斗。这种情况在几十或者百余来人的战斗中还勉强可行,一旦千人的大会战就难以执行了。但为了鼓励士兵总不能取消奖励制度,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统计方式。


杀敌数统计方式的改良


在统计方式改良的过程中,“馘”与“聝”这两个汉字可以看出杀敌数统计方式的变化。很明显,这两个字的区别在于左半部分,也决定了它们不同的使用场景。


当战争规模较小时,为了收集战功,可以取敌人的项上人头,此时为“馘”;但当战争规模较大时,收集人头会严重影响士兵作战,因此采用割敌军阵亡士兵的左耳计数,即为“聝”。


割耳朵这种方式不仅应用于历史战争中,还影响到了武侠小说。在《神雕侠侣.》中,杨过为郭襄送上过三份生日礼物,其中第一份礼物就是500个蒙古先锋军的左耳。


暗黑2中的PK战利品也是耳朵


而到了明朝,杀敌统计的方式又在抗倭名将戚继光的带领下进一步改良。


明朝受前朝的影响,也采取了军功奖励的制度,每颗人头价值三十两白银。但是戚继光很快就发现战场上收集敌军头颅会贻误战机的问题,所以对奖励的方式进行了改革,在他本人所著的《纪效新书》中做了详细的介绍。


戚继光将原本的个人杀敌数整合为以团队为单位,每颗人头的赏金由所在队伍的12人共同分享,但因职能的不同,赏金也有所区分。前方冲锋陷阵的9名战士拿下大部分赏金,后方有2名专门清理战场砍人头的短刀手拿下少部分赏金,甚至于每队配备的一名伙夫都能获得半两银子。


现代的击杀统计就精准了吗?


可以看到随着时代的不断前进,军队更加强调团队协作,个人杀敌数逐渐被淡化。特别是冷兵器不再是主力作战武器的近现代,收集人头这件事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因此虽然科技更发达了,但战争中的个人击杀数反而变得有些不可信。


以开头就提到的二战狙击榜首的西蒙·海耶为例,至今为止他的狙杀数仍没有定论,其广泛流传的542次狙杀也被质疑是芬兰在战时故意夸大的宣传手段,借西蒙·海耶之名来塑造出芬兰士兵英勇善战的形象。

 


国外有个叫做Quora的问答社区,属于海外版知乎,但历史更久。在相关的问题下,个人介绍写着海军陆战队武器教官的Jon Davis回答说,如今部队狙击手大多两人一组,虽然确认狙击手击杀实现起来不难,但在部队中从未听说过有确认击杀的说法,民间流传的只是媒体和影视出于自己的需要,加工出来的内容。


而像芬兰这种为战时需要做出的相关宣传也是一种战略,我党在抗日期间也运用过类似的方式,并在近些年逐渐公开。2011年6月出版发行的《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23)中就公开刊印了一份抗战时期电报的完整内容。



历史已经证明它在当时确实起到了鼓舞士气、增加信心、扩大政治影响的效果,但另一方也反映出战争不同阶段的战报可信度可能也不一样。


而在如今信息化作战下,个人英雄主义在部队里不再受推崇,个人杀敌数更是难以统计,但那个所谓的二战狙击手排行榜依然能不断流传于网络,就说明个人杀敌数这个概念对于读者和观众来说还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尤其是当自己成为战争中的主角时,各项数据对于玩家来说就更为重要了。有些游戏提供了比较详尽的数据,比如一些MOBA游戏。而另一些游戏,比如《绝地求生》游戏内的显示数据就很有限,玩家很难直观地看到自己各项数据分析,这样就不太利于总结经验、继续成长。


吃鸡按TAB只能看到这个


那么,有没有一款软件能够帮你更清楚更直观的看到游戏相关的数据呢?


当然有。


在捞月狗这款APP中,你就可以在战后查询到各种详细的数据。不仅吃鸡战绩一秒查,枪械物资信息也一网打尽,并且还有实用的地图百科,让你在每场战斗中成长学习。



因此在捞月狗APP的帮助下,你不仅能当上战场英雄,而且可以当得明明白白,而不是稀里糊涂地吃到了鸡。



现在大多数朋友应该已经进入了春节假期,和亲朋好友一起吃鸡将是个不错的聚会活动。这里也祝大家能多多吃鸡,大吉大利。点击“阅读原文”就可以下载进入捞月狗的官网下载APP了,希望它能对你有所帮助。



关注公众号"游戏研究社"( yysaag )

发送红色关键词获取近期精彩内容

全战 / 互动战争艺术的一大步:《全面战争》诞生记


语言 / 《模拟人生》里那“叽里咕噜”的语音到底是怎么发明出来的?


传说 / 杀人街机传说


赌神 / 它见证了中国汉化游戏的起点:《赌神》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